•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1965年的一天,時任廣東省委監委專職監察員的危秀英,突然聽到大門處傳來了一陣敲門聲。打開門后,只見門外站著一位高大魁梧的中年男人。

    危秀英不禁愣了神,這人是誰?就在她要詢問男人身份時,男人突然微笑著開口說道:“危秀英同志,我找你’算賬’來了?!?/strong>

    那么,這個男人是誰呢?危秀英和他又有什么“過節”?

   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畢占云

    這位中年男人是中將畢占云,他和危秀英的“過節”,還要從30年前紅軍長征時說起。1934年,紅軍第五次“反圍剿”失敗,為了擺脫蔣介石軍隊的追擊包圍,中央主力紅軍決定實施戰略轉移,即“紅軍長征”。

    當時在長征中,除了男戰士男干部之外,另有30多名女干部也參加了中央紅軍的長征,危秀英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  出生于江西瑞金的危秀英,同許多紅軍戰士一樣,家境貧窮。危秀英父母因還不起債,以9塊銀元的價格,將年僅6歲的她賣到興國縣當童養媳。

   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毛主席、朱老總率領的紅軍到興國縣后,在當地講解放、講革命,給這里帶來了新氣象。危秀英見此情景,心生向往,尤其是看到紅軍隊伍中神采奕奕、自信向上的女紅軍時,心中更是渴望加入紅軍。

    1930年10月,危秀英偷偷剪掉長發,裹上頭巾,瞞著婆家找到了紅軍。就這樣,危秀英才成為一位紅軍女戰士,先后擔任江西興國縣蘇維埃代表、縣蘇維埃政府常委、縣婦女委員會主任、江蘇省委婦女部干事。

    第五次“反圍剿”失敗之后,危秀英跟隨大部隊參加長征。當時長征中的女紅軍,除身體不好的和懷孕的以外,其他的都要擔任工作,她們被稱為“政治戰士”,危秀英就是一名政治戰士,主要的工作就是照顧傷病員、做思想工作。

   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危秀英

    危秀英工作能力出色,在長征路上,救過好幾個紅軍戰士的命,如原四川省委書記廖志高、劉彩香、鄧六金等,也正因如此,很多紅軍戰士都非常感激和欽佩危秀英。另外,她為人友善,待人如親,因此與大家都相處得非常好。

    不過,即便是危秀英這樣總是十分和善的人,也會因為某些事憤怒,而也正是這件事,導致30年后,畢占云說要找危秀英“算賬”。這件引得危秀英怒不可遏的事,發生在1935年。

    1935年1月,紅軍在毛主席的指揮下,放棄北上湘西的計劃,改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貴州進軍,1月6日,紅軍占領了遵義城,毛主席的這一招妙棋,一下子就改變了本來滿盤皆輸的危局。

   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由于局勢的緩和,再加上這是紅軍自離開江西以來,開進的第一座城市,干部休養連的女兵們,像過節般高興。

    1月9日,上級命令原地休整,女兵們更加高興了。自長征以來,這些十幾二十歲的姑娘們,像男同志一樣,天天與國軍斗智斗勇、四處奔波,如今紅軍打了勝仗,還要在這座熱鬧的城市停下修整,她們怎能不高興?

    當然了,高興歸高興,女兵們并沒有因此而耽誤工作。這天傍晚,女紅軍們上街搞完宣傳后,陸陸續續回到臨時住處吃飯、洗衣、洗漱,勞累了一天的她們準備早早睡覺,但突然有人發現,劉彩香不見了!

   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劉彩香

    大家伙馬上議論開了。有人氣憤地說:“準是逃跑了!”危秀英立馬反駁:“不可能,劉彩香同志絕對不可能逃跑!”

    比起其他女戰士,危秀英更加了解劉彩香。這個來自江西贛縣的姑娘,在最艱苦的血戰湘江的時候,都不曾逃走,更何況現在打了個勝仗呢?

    而且,劉彩香從小就吃了許多苦,受盡了奴役和壓迫,是紅軍的到來拯救了她,給了她希望,她又怎么會逃跑呢?所以危秀英堅決不相信她會逃跑。再說,此時已距故土千里,她獨自一人又怎么跑回處在云貴高原中的家呢?

    這時,指導員李堅真也表示,劉彩香不可能逃,畢竟她平時的表現大家都有目共睹,眾人這么一想,也是,但如果劉彩香沒逃,那她又去那里了?

   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李堅真

    到了下半夜,劉彩香還是沒回來。這會,大部分女戰士都認定她真跑了,打擊憤怒極了,為革命隊伍出現了這樣的“敗類”而感到丟人。

    此刻,只有為數不多的人,保持著冷靜,指導員李堅真沉著地說道:“睡覺吧,同志們!跑了,追也追不回來,沒跑,她自己就會主動回來,現在已經很晚了,大家先睡吧,明天再說!”

    不過盡管指導員口氣如此堅定,但劉彩香的失蹤,還是給大家心里蒙上了一層陰影。第二天,劉彩香還是沒有回來,這一下,大家可炸了鍋,紛紛嚷著要分頭去找,不能眼看著她走上“不歸路”卻不幫一把呀!

    這時,細心的李堅真,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安慰道:“大家別緊張了,不會有什么事的,大家洗漱洗漱就去吃飯?!?/strong>

   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聽完,眾人都一頭霧水,但看她信心滿滿的樣子,大家也不再說什么了。等大家都散開了,李堅真一把拉過危秀英,對她說:“秀英,你趕緊去一趟八軍團,找到他們的參謀長畢占云,叫他立即把劉彩香交出來?!?/strong>

    劉彩香和畢占云互相喜歡的事,在部隊里不是什么秘密,所以李堅真一說完,危秀英瞬間恍然大悟,但她還是很困惑:“劉彩香真的去結婚了?”

    那個時候的結婚,和現在不同,漫漫長征路,不可能有復雜的結婚儀式,有時候甚至連請示報告也免掉了。當時,不管是公開的還是秘密的,只要兩個人在一起睡了覺,就都算是結了婚。

    但是,女兵們所在的休養連,有自己的規定:沒談戀愛的,不準談戀愛;談了戀愛的,不準結婚;結了婚的,不準生育。誰要是違犯了這“土政策”,就要受到軍紀處分。

   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該規定是在長征開始前制定的,所以談了戀愛的,絕不敢和戀人結婚,就是結了婚的女兵,也不準與丈夫同宿,不為別的,就為阻止生育。

    這聽起起來有點不近人情,但要知道當時紅軍的情況糟糕,就處在生死存亡的邊緣,在這種情況下生育只會給自己,以及部隊帶來累贅。

    也正因如此,當危秀英聽了李堅真的話,才會如此困惑。不過,危秀英還是按照李堅真的話,來到了八軍團。

    結果果然不出李堅真所料,“失蹤”了一晚的劉彩香,就在八軍團,正與畢占云同桌吃飯呢!那情景親親熱熱,一看就是剛剛起床。而劉彩香和畢占云一看到危秀英,倆人的臉頓時就紅了,也不吃飯了都低著頭十分窘迫害羞的樣子。

   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危秀英則板著一張臉,一字一句地說:“報告畢參謀長,奉干部休養連指導員李堅真命令,請歸還本連戰士劉彩香?!?/strong>

    別看畢占云是參謀長,但畢竟是他理虧在先,面對危秀英略微尖銳的話語,他根本無法反駁,只是更加羞愧,忙不迭地給危秀英讓座倒水。為了不使畢占云過于難堪,危秀英顧不得他們還沒吃完飯,拉著劉彩香飛快地離開了八軍團。

    一路上,危秀英都板著一張臉,劉彩香心里也非常不安,生怕自己會因此被開除紅軍,要是真的因此離開了紅軍,不僅不能再見到心上人,更重要的是她也無法再為自己所熱愛的革命事業做貢獻了。

   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第一排左起第五:危秀英

    “彩香,你可真大膽??!”危秀英拉著劉彩香回到了休養連,隨即關上了門,又憤怒地看著劉彩香,“干部休養連的約法三章,你全給忘了,這下你可給咱女兵們’爭光’了,這叫有出息嗎?”

    劉彩香知道自己犯了錯,好半餉才吞吞吐吐地說:“我想他,行軍打仗還好,可這兩天一平靜下來,就老惦記他,昨天原本是打算見見他就回來,但、但……”

    “但你卻留了下來,一整個晚上沒回來?!蔽P阌⒔舆^她的話,劉彩香的臉又紅了。見狀,危秀英沒再說話,但安靜的氛圍卻劉彩香卻慌了:“批評、處分或者寫檢查,怎么都行,但是不要讓我離開紅軍??!”

    這時,其他人也回來了,當她們得知劉彩香違反了軍紀后,她們都驚訝又氣憤,有些心直口快的直接斥責道:“難道你不知道有不準結婚的規定?”“一個連感情都不能克制的人,還怎么配當紅軍?”

   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伙伴們一連串的發問和斥責,讓劉彩香羞愧難當,輕聲啜泣。女兵們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人,一看劉彩香流淚都心軟了,也不作聲了。

    劉彩香是個風風火火的女子,她很快止住了哭泣,堅定道:“我擅自離隊去跟老畢結婚,犯了紀律,請處分我吧!”

    大家都在等指導員李堅真下結論,但李堅真卻沒有處分她,同志們的批評是正確的,但人非草木、孰能無情,再說她也已經認識到了錯誤。

    就這樣,劉彩香被免除了處分。劉彩香非常感動,隨即便向全連女兵做出保證:“從今天起,我保證再不到老畢那里去了,請大家監督我?!?/strong>

    劉彩香說到做到,從此再也沒有找過畢占云。畢占云也知道其中的原因,雖非常想念劉彩香,但更多的是自豪,自豪妻子在大局小愛前,選擇了大局。

   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30年后,畢占云已經是一名中將了,同時也是河南軍區司令員。某一天因為辦公,他途徑廣東,想起了住在廣東的老戰友危秀英,便想去看望她。

    當畢占云看到危秀英,便幽默地對她說:“危秀英同志,我找你’算賬’來了?!蔽P阌⒁苫蟛唤猓骸澳悄奈话??”

    畢占云大笑著回道:“我叫畢占云,我老婆叫劉彩香?!闭f完,畢占云又故意板起張臉,嚴肅地說:“30年前你把我老婆帶著,后來還不讓我老婆來找我,我記著這件事,現在找你’算賬’了?!?/strong>

    別說,畢占云不茍言笑的時候,還真能唬住人,這不危秀英就被唬住了,她心里一陣緊張,這時畢占云突然握住危秀英的手。感激地說道:“我是來還債的,謝謝大姐當時的關心和愛護?!?/strong>

    1965年中將找到危秀英要跟她“算賬”,危秀英不解:您是哪位啊

    這話其實沒錯,如若當時沒有危秀英及時的“降溫”,畢占云和劉彩香兩個熱戀中的人,指不定就會孕有孩子了,在當時那種惡劣的環境下,他們的孩子能不能活下來是一個未知數,除此之外,也會傷到劉彩香的身體。

    危秀英聽了畢占云的話,禁不住又驚又喜,兩位老戰友緊緊拉住手,坐下來敘說起幾十年前那段往事,仿佛又回到了崢嶸歲月。

    特殊的時期,出現了特殊的政策,或許不近人情,但卻是根據當時情況,制定的最有利的條例,而這正反映出了過去革命的困難,革命戰士的艱辛,以及為了革命,先輩們做出了現代人難以想象的貢獻。

    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,要珍惜當下,更要守護好這一份幸福生活!

    版權聲明: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,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,不擁有所有權,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。如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/違法違規的內容,請發送郵件至624739273@qq.com舉報,一經查實,本站將立刻刪除。
    (0)
    e路狂飆e路狂飆

    發表回復

    登錄后才能評論
    秋霞在线电影网,亚洲午夜Av无码一区二区,99久久亚洲综合网精品,国产在线线精品宅男网址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